菜单

太子山保护局实施IFAD/GEF旱地生态保护与恢复项目取得阶段性成效

2020年4月22日 - 最新政策

图片 1

生态补偿机制落地时打折扣,不时陷入“上游地区负担,下游地区受益”的尴尬,这曾让不少地方困惑。然而,从2010年开始,福鼎市通过明确谁来补、补什么、怎么补、补给谁、补多少等“五补”,却最大限度地实现了上下游共赢,为生态补偿机制提供了有益的经验样本。

图片 2

4月17日,甘肃省GEF/OP12项目执行办公室在崆峒区创新点举办“崆峒生态补偿案例分享暨SLM理念推广讨论会”,参加讨论会的会议代表有40余人,分别来自中央项目专家咨询团、兰州大学、甘肃省林业厅、陇南、平凉、靖远和敦煌四个创新点。

“五补”的奥秘

2014年6月25日,甘肃省IFAD/GEF旱地生态保护与恢复项目办主任段淇斌,项目中期评估团团长、农业发展专家郑波,土地退化防治专家张克斌教授,综合生态系统管理专家李俊清教授,省农牧厅外资办李政璇,对太子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项目实施工作开展中期评估,经过实地查看、听取汇报、翻阅资料和打分评定,中期评估团认为,保护局项目实施取得阶段性成效。

讨论会上,来自马来西亚科学院院士Park Sum
LOW、中国林业科学院研究院张坤、兰州大学教授巩杰分别从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生态补偿政策法规和流域生态风险评估等角度分析和讨论产业生态补偿的科学性和合理性,国内外专家一致认为产业生态补偿是生态补偿机制的创新和探索,该机制能在相似流域得到全面推广和应用。

5月29日,记者沿着桐江溪溯流而上,来到南溪水库上游的福鼎市管阳溪流域,只见清水潺潺,昔日的浑浊已不复存在。

IFAD/GEF旱地生态保护与恢复项目是由全球环境基金赠款,覆盖甘肃、宁夏、山西三省的三个涵盖自然保护区的生态功能系统,实施期5年(2011—2016),甘肃涉及广通河流域的太子山保护区、和政和广河县。项目实施以来,太子山保护局已完成编制保护区总规和管理计划、划分保护区边界、配备森林火警系统、生态旅游计划、开发野外巡逻系统和天然林保护、生物多样性监测和生态服务、应用GIS进行保护区管理、栖息地修复,项目管理、监评与信息发布8个方面的内容,完成GEF报账资金76.94万元,配套资金1376万元。

甘肃省GEF/OP12项目崆峒创新点位于平凉市崆峒区柳湖乡新里村,该区为崆峒区城市生活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为了减少北山水土流失,降低水源保护区化肥农药使用,实现可持续土地管理,崆峒创新点合理规划土地利用类型,优化土地结构和利用方式,整合资金推进荒坡造林和退耕还林350亩,兴建温棚150余座和林下养鸡1处,用以村民改善生计,实现饮用水水源保护生态补偿,创新点通过实践总结出“土地资源整合+补偿资金整合+适宜产业=产业补偿”的生态补偿机制。

管阳溪流域位于福鼎桐江溪上游,其水量占有福鼎市南溪水库水源的40%。2010年,为保护饮用水水源,管阳镇关闭了3家污染性企业。

中期评估会上,保护局领导和项目组工作人员认真总结了项目关注点和收获,深入分析了保护区存在的威胁,提出了要达到的7个目标。郑波团长、张克斌、李俊清教授围绕项目实施发表看法,指出了一些不足,并与保护区人员互动交流,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和措施。段淇斌主任综合大家的发言,从3个方面概括了太子山保护局实施项目产生的效用:一是利益相关者的生态保护意识普遍增强;二是内部管理、业务、行政能力明显提高;三是项目示范效应凸显。

“这些企业关闭后,产值减少了近1亿元。”面对这样的压力,管阳镇党委书记邱宝清告诉记者,引进工业项目门槛的“自我提高”,开始明显制约了乡镇经济实力扩张,部分村干部和农民,看到下游村镇因得益于工业等项目开发“富得流油”,不免有怨气。为此,管阳镇利用福鼎市补助的70万元生态补偿资金加快保护区的生态建设和恢复,引进一家生态型企业,不仅帮助关闭企业找到转型的机会,促进了下岗工人再就业,建设和谐生态的管阳新规划得到进一步完善与实施。

“生态补偿机制的出台不仅解决了生态功能区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的两难困境,也为下游经济的发展预留了生态空间。”福鼎市环保局副局长卓扬说。

那么福鼎生态补偿的“五补”如何运作呢?卓扬为记者揭开了其中的奥秘。

谁来补。通过优化乡镇财政体制,设立生态补偿专项资金,完善财政投入机制,由市环保局和财政局负责组织实施重点流域生态环境保护补助资金,确保做到污染者付费和受益者补偿。

补给谁。对全市重点流域上游的叠石乡、贯岭镇、管阳镇、磻溪镇和桐山街道办事处实施生态环境保护专项补助,支持南溪水库、水北溪流域等重点流域和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的生态建设和恢复,以直接承担这些生态区域生态保护责任的乡镇政府、村委会以及农户为补偿对象。

补什么。补偿资金实行项目挂钩制度,做到专户存储、专账管理,做到项目跟着计划走、资金跟着项目走,并进行年度考核,同时加强对补助资金的监督和管理,促使重点流域上游乡镇把补偿资金重点用在生态环境建设上。

怎么补。为了明确生态环境保护补助机制生态资产动态补助标准,福鼎市根据人口、土地面积、森林面积、水源保护区面积、重点流域面积等5项指标进行评估,然后按照“各地所得补偿金=×当年生态环境保护补助资金的金额”的计算公式,分配上游镇村的补偿额度。

补多少。福鼎市把重点流域生态环境保护补助资金列入当年市级财政预算,资金总量一年一定,每年安排200万元,按照先少后增的原则,逐年提高补助资金总量,年增长基数不低于10%。

生态富民的新通道

为使生态补偿不留“空白”,今年这一政策向全市所有流域推行,安排的资金也翻了一番。卓扬告诉记者,福鼎生态补偿为经济快速发展地区通过财政转移支付的方式,将城市化、工业化成果更多反哺“三农”,找到了新的政策通道。

叠石乡茭阳村,每年村级收入只有10万元左右。前几年,随着一些偏远山区人口逐步向茭阳中心村聚集,村民们为图方便,顺手往溪中倒垃圾,水源污染日趋严重。为此,从2010年开始,村里利用生态补偿金,共投入30多万元建起公共垃圾焖烧炉,生态日益美化。

“今年村里正在申报生态补偿资金项目,所获资金三分之一将用于投资集体企业;再拿出三分之一对因病、因残致贫的特困户进行补助;剩下的三分之一则用于环境保护修复以及蓝藻打捞、水环境维护等项目。”村支书林赛英向记者说出了生态建设新计划。

生态补偿机制提高了基层生态保护的热情,加强了相关部门对流域生态保护管理的积极性。记者在磻溪镇赤溪流域看到,不少生态示范村已挂上了生态保护区域的“身份牌”,上面清楚地标明了监护人、保护面积及范围。从前年开始,潘溪镇炉炖村的村民们开始利用良好的生态资源发展名贵苗木培育,并成立苗木合作社,从靠山吃饭走向生态富民。

实施生态补偿机制以来,福鼎市重点流域乡镇先后关停了30家污染性企业,资助了10个重点流域生态项目建设,否决了可能对水源产生污染和威胁的化工项目72个,推动生态建设项目总投资近3亿元。上游生态的改善不仅为下游发展预留了空间,更是有力地推动了下游发展。目前,福鼎市正着力打造位于桐江溪流域下游的闽浙边贸工业园区,园区规划建设20.6万亩,致力于发展新兴产业,至“十二五”期末,产业集群产值将突破1200亿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